设为首页     加入收藏

网站公告:热烈庆祝伟德国际|亚洲官网网站成立!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军营探秘:消防员烈火雄心如何练就 >消防常识

军营探秘:消防员烈火雄心如何练就

作者: 浏览次数:290次 时间:2015-01-20
       近日哈尔滨一场大火吞噬了5个年轻消防员的生命,引发社会对消防训练、救援安全的关注。很多人质疑:中国消防现役制制度不如国外消防职业化先进;政治教育多于专业技能培训;训练科目、方法、理念陈旧。

  本市消防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记者近日走进海淀向阳消防中队,实地了解他们的训练情况。另外,记者还采访了消防员和战训专家,记录了他们对消防现状的看法和反思。

  训练现场:

  38种“操法”应付各类险情

  清晨6时,位于海淀区西北旺的向阳消防中队军营里响起了起床号。很快,消防员列好队伍,开始了3000米长跑。而这只是热身。

  训练正式开始。3个战斗班各就各位,开始了各种“操法”的演练。“‘操法’跟战场上的阵法差不多。”消防员刘登应讲解道。

  一号操,快速铺设水枪。战斗一班7个人全副武装。取水枪、水带,携破拆工具,水带连接,6米拉梯待命,启动泵浦供水,喷水灭火……消防员们各司其职,快节奏配合完成一连串动作。“这是最基本的出水枪‘操法’,7个人要配合默契,以最快的速度铺设水枪。”刘登应介绍,这套“操法”是北京消防总队自己研发的,实战性很强。

  二号操,高空救火。训练场上有一栋4层高的楼,高约18米,5名消防员站在楼前。一声令下,有人握梯蹬、有人托梯梁,一齐抬起120公斤重的三节拉梯。到楼下后,拉、顶、推,消防员迅速支好梯子架,然后向升旗一样,拽动绳索拉高梯子,15米高的梯子瞬间就被升到顶端,靠在第四层楼的窗台上。一名消防员5秒后就奔到了四楼。“这个‘操法’主要用于三四层楼的救援,名称为‘攀登15米拉梯操’。”刘登应解说。

  三号操,井下救援。身穿橘色抢险服的消防员掀起路面井盖,在地下井上方架好三脚架。三名消防员分别站在三脚架的一侧,一人手动控制升降器。下井的消防员戴好呼吸面罩,把空气呼吸器挂在三脚架顶端挂钩上,人先缓缓坠入井中,空气呼吸器也随之下落。“一般都是消防员自己身背空气呼吸器,但是井口狭窄、井下空间有限,所以,井下救援通常采取人器分离的方式。”刘登应说,近些年坠井事故比较多,所以“三脚架井下救援操”也是重点训练科目。

  据介绍,本市消防训练项目包括38种“操法”,基本覆盖了所有险情。每天上午8时30分至11时30分,下午2时至5时,各中队在不出警的情况下,都会着重演练各种“操法”。

  现状分析:

  人手不足难留骨干

  针对外界的种种质疑,记者采访了市消防局战训处副处长蔡路,他认为:人手不足、难以留住业务骨干是本市消防目前面临的两大困境。

  问题一:我国能否消防职业化?

  蔡路:现役体制是由中国国情决定的,和职业化相比,各有优劣。职业化的弊端在于人员更新困难,容易出现年龄结构老化等问题。

  而在现役消防部队中,由于受编制限制,消防力量缺口较大。有资料显示,发达国家平均每1万人口有10名以上消防员,发展中国家一般为每1万人口有3至5名消防员,本市有上千万人口,目前只有7000多名消防官兵,专业消防力量严重不足;另外,现役体制还存在消防员退伍问题,如何留住有经验、有能力的灭火骨干,也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。

  问题二:如何留住专业人才?

  蔡路:目前,公安部开始推行消防职业技能鉴定,如果消防员通过该鉴定,有望升级为高级士官,就可以延长其消防职业寿命,保留更多的抢险、灭火骨干。

  问题三:消防部队政治教育是否大于实战训练?

  蔡路:肯定不会,按照规定,实战训练和政治教育比例为8:2,消防部队大多数时间还是以训练为主。

  很多人认为,政治教育无用,这个观点是不对的。实战训练只是教会战士如何灭火,思想教育可以真正让战士认识到为什么灭火,提高他们的职业荣誉感和使命感。

  问题四:哈尔滨火灾是否暴露出对新兵保护不足的问题?

  蔡路:北京非常重视对新兵的保护。三个月新训后,新兵分到各中队,中队还要进行一到两个月不等的消防专业培训。随后,他们才能跟着出警,而且只能从5号员开始干起,就是“打下手”,在险情现场学习经验,但******不能接近前线。半年后,依据个人能力,他们才有可能升为4号员或更前沿的灭火消防员。

  问题五:中国消防训练与外国相比是否落后?

  蔡路:从训练科目来讲,我国并不落后,而且根据地形、灾情特点,本市还有不少独创的、先进的训练方法。此外,我们也大量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和技巧,比如结绳技术、水中救援、地下救援等。

  但是,我国的训练仿真度明显不足。国外训练大量使用真火演练,而且会在演练中随机增加“险情”,例如用挂钩挂住战斗服,模拟消防员被困等情况。本市目前只有大兴培训基地有真火演练能力。

  消防员养成记:

  从士兵到中队长助理

  侯大龙,1989年出生在安徽,2007年入伍成为消防兵,如今已是向阳消防中队的中队长助理。

  “穿上军服,是我从小的梦想。”侯大龙说,刚进清河消防中队时,他就想赶紧出现场,但是头几个月一直被“按在”训练场上,不停跑步、进行体能和战术训练。“我主动请缨,老班长却呵斥我:别想在火场上逞英雄!”侯大龙回忆说,当时挺想不开,都萌发了不干的念头,后来老班长找自己谈心说:不能拿生命开玩笑,光勇敢干不了消防员。

  终于出警了,侯大龙兴奋异常,“一展身手的时候到了。”可真到了事故现场,傻了眼——接警时原本说是撞车事故,怎么厢式货车车厢里冒起了浓烟?抢险破拆改灭火了。司机的一句话更让侯大龙心突突地跳,“货车里都是煤气罐。”

  “幸亏当时还只是‘学徒’,只是远远看着老兵救援。”侯大龙对那次救援印象深刻:一支水枪往车厢上喷水冷却,另一组消防员用液压钳剪开车锁,进入车厢内灭火,并快速抢出煤气罐。

  “现在看来,这是很寻常的一次救援,但当时有很多问题想不到,比如外部喷水冷却、救援顺序等。”侯大龙说,第一次出警,让他认识到自己离消防员的标准还差得远。

  “消防兵在和平年代最忙、最累,但也最有成就感,特别是当救出一个生命时,感觉所有的苦和累都值了。”随着救援经历丰富,老班长的这句话越发让侯大龙感同身受。

  2011年,天下城商品交易市场火灾,侯大龙班组接受的任务是堵截火势扩散、进入内部灭火。

  侯大龙说,火像刀子一般,划开水枪的水流、划开战斗服,直接割在身上,当时还不觉得,灭火后,浑身泛红,一碰就疼。

  明火扑灭后,侯大龙带队内攻。“水花喷出去,立刻就因为建筑内部高温变成了水蒸气,挂在建筑上的水珠滴下来落在脖子上,像被烟头烫了一样。”作为班长,侯大龙当先开路,战友紧随其后。

  “被黑暗包围着,什么都看不清,时不时就有建材崩裂。要说不怕,******是假的。”但侯大龙说,消防员进入火场有一套严格的程序,绝不能忙乱,更不能任由年轻战士凭借激情进击。这时,最需要发挥现场指挥人员的指挥能力。救援持续了6个小时,成功扑灭大火,没有一名战士受伤。

  每天至少8个小时的训练、每年至少400多起的出警,把侯大龙从娃娃兵磨练成为一名******的消防员。今年,是侯大龙二期士官的最后一年,如果不能通过考核升为三期士官,他将退伍。

  “谁都不想离开,但又无法回避。”不过,侯大龙并不认为现役体制不如职业化。“同吃同住培养出的战友情和只是并肩工作的同事感情,有很大区别;作为军人的责任感也和把消防作为职业的人有所不同。”侯大龙说,他只是希望现役体制能参考一些职业化的作法,尽量留住那些真正热爱消防的消防兵。

上一篇:消防培训
下一篇:"地毯"式排查:车间无消防器材
>>返回

版权所有:伟德国际|亚洲官网 咨询热线:13998747868 
地  址:兴隆台西水湾
技术支持:龙采科技(盘锦)有限公司---百度盘锦地区营销服务中心(盘锦百度推广、盘锦网站建设)